1月(睦月):
睦月的来历众说纷纭。其中最为有力的说法是:拥有“亲朋好友们齐聚一堂举办宴会”之意的“睦び月(むつびつき)”(和乐之月)为其由来。

2月(如月):
也可写作“绢更月”、“衣更月”。
“如月”之汉字,是延用中国对2月的别称,与日文发音“きさらぎ”并无关系。“きさらぎ&rdquo...

存网址...

2008-07-30

http://www.toyotomi.cn/forum28

http://www.toyotomi.cn/forum206



十二个月的别称
01。睦月(むつき):正月、初春月、年始月、太郎月、年端月
睦月的意思是,睦表示对人尊重,关心他人,与他人保持友好关系。
正是因为这样,一年的开始用睦月最合适。
02。如月(きさらぎ):梅见月、梅月、雪解月、初花月、小草生月、木芽月
如月的意思是“欢庆”。
03。弥生(やよい):桜月、花见月、花咲月、桃月、嘉月、春惜月、梦见月
弥生的意思是“新生”,一到...

Tag: 中国

拔贡(b  g ng)封建时代称选拔(人才)弟子给朝廷。
榜眼(b ng y n)科举时代的一种称号。明清两代称殿试考取一甲(第一等)的第二名的人。
鼻祖(b  z )始祖。比喻创始人。
丞相(ch ng xi ng)古代辅佐君主(皇帝)的职位最高的大臣。
东宫(d ng g ng)封建时代太子住的地方。
东床(d ng chu ng)指女婿。
贡生(g ng sh ng)明清两代科举制度中由府、州、县推荐到京师国子监学习的人。
国学(gu  xu )古代指国家设立的学校。如太学、国子监。
国子监(gu  zi ji n)我国封建时代最高的教育管理机关。有的朝代兼为最高学府。
贵妃(gu  f i)次于皇后地位的地位高的妃子。
翰林(h n l n)唐代以后皇帝的文学侍从官,明清两代从进士中选拔。
翰林院(h n l n yu n)是皇帝文学侍从的管理机关。
进士(j n sh )科举时代称殿试考取的人。
军机大臣(j n j  d  ch ng)军事机关的长官。清代权力极大。
军部尚书(j n b  sh ng sh )国防部长。管理国防的最高长官。
廪生(l n sh ng)明清两代称由府、州、县按时发给银子和粮食补助生活的生员。也叫做廪膳生或廪膳生员。
尚书(sh ng sh )古代官名。明清两代是各部的最高长官。
侍郎(sh  l ng)古代官名。明清两代是政府各部的副长官,地位次于尚书。
太监(t i ji n)宦官。
太学(t i xu )我国古代设立在京城的最高学府。
太子(t i z )帝王的儿子中已经确定继承王位或君位的人。
探花(t n hu )科举时代的一种称号。明清两代称殿试考取一甲(第一等)第三名的人。
童生(t ng sh ng)明清两代称没有考秀才或没有考取秀才的人。
庠生(xi ng sh ng)称科举制度中府、州、县学生员的别称。
邑掾(y  yu n)县的属员。
邑宰(y  z i)县令(县长)。
员外郎(yu n w i l ng)古代官职。是在郎官的定员之外设置的。又指地主豪绅。员外郎又称"员外"。
宰相(z i xi ng)古代官名。我国古代辅助君主(帝王)掌管国事的最高官员的通称。
状元(zhu ng yu n)科举时代的一种称号。唐代称进士科及第的第一人,有时也泛称"新进士"。宋代主要指第一名,有时也指第二、三名。元代以后限于称殿试一甲(第一等)第一名。
郡望(j n w ng)是以居住区域和血缘关系的结合来区分同一姓氏的人们的。他在当时不仅是某地某氏的标志,而且还代表着一种政治特权和地位。
爵位(ju  w i)君主国家贵族封号的等级。
采邑(c i y )古代诸侯分封给卿大夫的田地(包括耕种土地的奴隶)叫采地或采邑。


「三教」- 指的是儒、释、道。
「九流」-分為「上九流」、「中九流」、「下九流」。
「上九流」是:帝王,智賢,隱士,童仙,文人,武士,農,工,商。
「中九流」是:舉子,醫生,相命,丹青(賣畫人),書生,琴棋,僧,道,尼。
「下九流」是:師爺,衙差,升秤(秤手),媒婆,走卒,時妖(拐編及巫婆),盜,竊,娼。
至於「五花八門」,原是指「五花陣」與「八花陣」,這是古代兵法中的名,現在一般又以它比喻各行各業的暗語。
「五花」就是:
金菊花 - 比喻賣茶的人。
木棉花 - 比喻上街為人治病的郎中。
水仙花 - 比喻酒樓上的歌女。
火棘花 - 比喻玩雜耍的。
土斗花 - 比喻一些挑夫。
「八門」就是:
一中 - 算命占卦。
二皮 - 賣草藥的。
三彩 - 變戲法的。
四掛 - 江湖賣藝的。
五平 - 說書評彈者。
六團 - 街頭賣唱者。
七調 - 搭蓬扎紙的。
八聊 - 高台唱戲的。

自殺搶救業

2006-05-23

自殺搶救業
菊池 寬



據古書記載,京都自古以來自殺者即相當多。
無論是哪一個時代,京城人的生存競爭總是比鄉村人激烈。一旦遭逢無法再生活下去的不幸時,選擇一死了之的人很多。例如,城內城外均遭到嚴重的饑饉,父母兄弟個個撒手塵寰,或喪失了至愛的妻子兒女時,人們會因厭世而自殺。

其他因官職落榜一時想不開的,被情義所逼的,因失戀而看破一切的……令人想自殺的原因真是數不勝數。更何況德川時代時還有所謂情死的,一次死兩個人。

當人們想自殺時,最簡便的方法似乎是投河。這個不需去查看統計學者的自殺調查表,只要對自殺這檔事,稍為認真思索過的人即能察覺才對。遺憾的是,京都沒有適當的投河場所。鴨川當然死不了,因為最深的地方也不及一公尺。因此,阿俊與傳兵衛(譯注:木偶淨琉璃劇的一齣情死戲,主角井筒傳兵衛殺死情敵武士後,與娼妓阿俊雙雙在鳥邊山尋死的故事)才會情死在鳥邊山(譯注:平安時代的火葬場)。其他大多選擇上吊自殺。那個時代,當然沒有不幸遭車禍死亡的。

另外,非選擇投身自殺不可的人,可從清水舞台(譯注:清水寺,建立於西元七九八年,平安時代以後被瞻仰為觀世音菩薩的靈地,上演傳統劇的舞台被建立在陡峭的斷崖上)跳下去。俗說:「抱著從清水舞台投身的心情」(譯注:意謂“下了豁出性命的決心”),這其實是有根據的比喻。

不過,若真目睹過舞台下那山澗岩石上的碎爛屍體,或曾聽人描述過慘狀的人,即使再喜愛跟潮流,也會猶豫不前。因此,一些非選擇投河自殺不可的人,只能學阿半與長右衛門(譯注:木偶淨琉璃劇的一齣情死戲,年輕女孩阿半與半老男人長右衛門的悲戀劇情),迢迢走至桂川,不然就得越過逢阪山至琵琶湖,或到嵯峨的廣澤池去如願。

對一些想在死前盡情享樂一陣子的情死者來說,這段路程或許不算什麼,但那些一刻也不想再待在這世上的人,實在沒有閒情走這段十多公里遠的路。所以,這些人大多選擇上吊自殺。也因此,一些常在聖護院之森或糾森(譯注:下鴨神社內的樹林)撿拾米櫧籽(照片左邊是橡子,右邊是米櫧籽)的孩童,常會冷不防撞見一具吊在半空中的屍體而魂不附體。

話雖如此,自古以來京都人還是有很多人選擇了自殺。即使是所有自由都被剝奪了的人,也至少殘存有自殺的自由。被捕入獄的人,也能選擇最後一條路。就連雙手雙足都被綁住無法動彈的人,只要持有極度的克己心,也能強迫自己不呼吸而自盡身亡。

總而言之,京都沒有適當的投河場所,這是事實。不過,從古至今,想自殺的人們還是絞盡腦汁如願了。雖然沒有適當的投河場所,但自殺者的比例,並不遜於江戶(譯注:東京)或大阪。

時代跨入明治以後,京都府楨村首長大興水渠土木工程,自琵琶湖引水進京。此工程,不但帶給京都市民水運方便,也讓京都市民享有自來水的恩澤,同時更提供了適當的投河場所給京都市民。

水渠大約有二十公尺寬,是個相當不錯的投河自殺場所。若在深海海底浮游著,任各種魚類叼啄著自己的屍體,恐怕無論是任何人,光想像也會感到嘔心。所以大凡一般投河自殺的人,都希望即使死了,也最好在適當的時機被人發現屍體,再打撈上來弔喪。針對這點來講的話,水渠實在是個最佳場所。

水渠從蹴上經過二條,再順著鴨川河邊流至伏見。不論是何處,水深大約都有三公尺左右,清澈見底。而且兩岸種植有楊柳,夜晚時瓦斯燈青光朦朧。鴨川對面還能傳來先斗町(譯注:京都鴨川西岸的鬧區)一帶的琴聲弦歌。背後是靜默橫躺著的東山(譯注:京都東方以大文字山為主峰的山巒,山腳下有多數的神社與寺廟)。雨後的夜晚,兩岸邊的霓虹燈光,更會紅紅綠綠地映照在水面上。

如此美麗的水渠夜景,往往會使自殺者萌生一種羅曼蒂克的氣氛,讓自殺者消卻對死亡的恐懼,而恍恍惚惚地縱身投入水中。

只是,無論自殺者尋死之意再如何堅毅,當其帶著全身重量落到水面那一瞬間,也均會發出悲鳴。這是人貪生怕死的本能呻吟。不過,既然人都跳下去了,又有何辦法?跳下去後,一般大多會濺起一陣飛沫沉入水中,再浮出水面,此時,投河者心中只有想得救的本能存在。因此他會胡亂伸手抓摑河水、拍打水面、拼命掙扎、痛苦呻吟、拳打腳踢。然後四肢漸漸失去力量,再墜入神智不清的狀況而喪生,不過,若此時有人丟繩子入水,投河者大多會不假思索地伸手抓住繩子。當投河者抓住繩子時,他心中不會浮出投河前的覺悟與被搶救後的後悔。只有想得救的強烈本能存在著。因此,我們絕對不能嗤笑自殺者臨死前求救,或抓住繩子的這種矛盾心理。

總之,自從京都出現適當的投河場所後,想自殺的人大多會投身於水渠。

從水渠被撈出的橫死者屍體年數量,有時甚至會高達百多人。水渠流域中,尋死的最佳場所是武德殿(譯注:一八九九年落成的武藝館)附近一座淒寂的木橋。水渠中沿著傾斜面纜車旁一路往下奔流的水勢,即使流至岡崎公園仍會餘勢猶存地繞著公園轉。木橋正座落於水流與公園分道揚鑣之處。右手方可見瓦斯燈寂寥地映照出霧靄燦然的平安神宮院內的樹林,左手方是幾戶門窗緊閉的空寂人家。所以平日悄無人聲。因此越過這座橋欄杆投河自殺的人很多。看來,從橋上投河比從岸邊入河,較能滿足自殺者心中潛在的演戲願望吧。

只是,木橋下流八、九公尺左右的水渠岸邊,有一間茅屋。每逢有人從橋上投河自殺時,自茅屋內即會衝出一個身材極為矮小的老媼。投河自殺的時間若在夜晚十二點之前,老媼的搶救方法大致都一成不變。亦即手中一定握著一支長竹竿,再將竹竿伸往河中發出呻吟聲之處。通常會有反應。若沒反應,只要追趕著水聲與呻吟聲,連連探出竹竿即行。當然偶爾也會有毫無反應任水勢漂流下去的例子,但十之八九竹竿彼端通常都會有反應。

待老媼將投河者擣至岸邊時,看熱鬧的人群中,也一定夾雜著某個好心跑到三百公尺遠的派出所去通報事件的男人。若季節正逢冬天,那就必須生火取暖,但若是夏天,則只要讓投河者吐出河水,再幫他擦擦身子,投河者多半即能恢復精神自己跟隨警員行至派出所。而通常也都是警員向投河者教誨兩三句話,投河者則支支吾吾地陪罪道歉後即了事。

像這種搶救人命的例子,一個月後,政府會頒發一張表揚狀與一圓五十分錢左右的獎金給搶救者。老媼每次領取了獎金後,總會先供奉在神龕前,再擊兩三次掌,然後拿到郵局存款。

第四回內國博覽會(譯注:明治政府為振興國內產業所開辦的產物博覽會,始於一八七七年東京上野公園,終於一九零三年第五回大阪博覽會)在岡崎公園被舉辦時,老媼在茅屋原處開了家小茶館。雖只是賣些糖果點心或水果之類的小茶館,但收入相當不錯,因此博覽會的建築物漸漸被拆毀後,老媼仍持續著她的茶館生意。這也可說是第四回博覽會閉幕後存留下來的唯一紀念物。老媼的丈夫已死,她一直跟女兒相依為命。零錢逐漸積多後,先前的小茅屋也變成目前這棟整潔清爽的住屋了。

老媼最初發現有人自橋上投河時,驚慌得手足無措。想大聲呼人,附近又沒有人影。即使運氣好湊巧有人經過,那時投河者也早已被捲入激烈的水勢中而行蹤不明了。此時,老媼只能凝視著黑暗的水面,口中喃喃唸佛。但是,老媼如此耳聞目睹的自殺者,不僅是一兩人。通常是兩個月一次,有時甚至是一個月兩次,老媼會聽到自殺者的悲鳴。那聲音聽起來像是地獄裡未能超度的亡魂之呻吟,令懦怯的老媼難以忍受。於是,老媼才下定決心搶救這些投河者。

老媼第一次鼓足勇氣並絞盡腦汁用竹竿搶救成功的,是一個二十三歲的男人。那是個因盜用了主人家的五十圓公款,想以死來陪罪的懦弱男人。警員譴責他輕舉妄動後,那男人即表示願意悔改並繼續努力工作。一個月後,老媼收到京都府政府寄來的傳喚通知,領回了獎金。當時的一圓五十分錢對老媼來說,是一筆巨款。她再三考慮過後,才決定把錢存進當時才剛稍稍盛行起來的郵政儲蓄。

那以後,老媼就拼命救人。而且搶救技術也逐漸高明起來。只要一聽到水聲與悲鳴,老媼即會翻身而起衝出後門。然後抓起擱立在後門邊的竹竿,像個漁夫拿著尖矛準備扎鯉魚般地擺出架式,凝視著水面,再巧妙地探出竹竿至自殺者面前。幾乎所有的投河者都會伸手揪住被探至眼前的竹竿。然後老媼再使盡氣力打撈上來。

若有湊巧路過的男人想幫老媼時,老媼會很不高興。因為她覺得那人好像侵害到自己的特權似的。如此,老媼自四十三歲那年到五十八歲的今日,總共搶救了五十多條性命。因此授獎的手續也非常簡化,只需一週即能領取獎金。府政府的公務員總是笑道:「阿婆您又來了。」再把獎金頒給老媼。老媼也失去當初欣喜若狂的感激情懷,就像自茶館客人手中接過豆沙糕錢一樣,只回一句:「謝謝。」即了事。

當世間一般景氣旺盛,接連兩三個月都沒有投河者時,老媼總會覺得有點心癢難撓。女兒向她要錢想買布料時,老媼也會回女兒說,等下回領獎金時再買。那時是六月末,照往例來說,應該是投河者最多的旺季,卻不知為何竟沒人投河。老媼每晚和女兒舖棉被排枕頭時,總會傾耳細聽河面的動靜。到了十二點仍無動靜時,才喃喃道了一句:「今晚又不行了。」這才死心地閉上眼。

老媼認為拯救投河者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。她在跟茶館客人聊家常時,時常這麼說:「像我這樣的人,也救了不少條性命,死後一定可以上天堂了。」當然沒有人跟她唱反調。

不過老媼心中僅有一點不滿。那就是被搶救的人,罕得有人向老媼道謝。他們在警員面前雖會行禮道謝,卻沒人會向老媼說謝詞。更沒人於事後專程再度來致謝的。老媼心中暗忖:「真是枉費我救了他們一條命,這些人也實在太無情了。」

某夜,老媼救了一個十八歲的女孩。那女孩恢復神智發現自己被救過來後,不顧一切地哭天搶地起來。警員好不容易才說服她一道走往派出所時,途經那座木橋,不料那女孩又趁警員不注意時,再度躍身跳進河裡。只是,那女孩竟出奇地又被老媼探出的竹竿救上來了。

老媼望著二度被警員帶走的女孩的背影,喃喃嘆道:「不管跳幾次,人畢竟總是想求生的。」

老媼年近六十時,依舊只要耳聞水聲與悲鳴聲,即馬上往河中探出竹竿。也依舊沒有任何一個自殺者會拒絕揪住眼前的竹竿。老媼一直認為那些人是衷心想得救,所以才會揪住被探出的竹竿。老媼一直也認為,既然搶救的都是一些衷心想得救的人,那麼她做的也一定是無以倫比的好事。

今年春天,老媼十數多年來的平靜生活,首遭危機。問題出在她那個二十一歲的女兒身上。女兒長相雖有點粗俗,但皮膚白晰,表情嫵媚動人。

老媼本來計劃等某個遠房親戚的次男服完兵役後,將招他入贅,再拿出三百多圓的存款做為本錢,合力把茶館擴大。這是老媼的願望與期盼。

可是,女兒卻徹底破壞了老媼的期盼。她跟一個自今年二月起,在熊野通二條下那間熊野座小劇場上演戲劇,名叫嵐扇太郎的巡回演出藝人,陷入老生常談的男女關係。扇太郎花言巧語地教唆女兒偷出母親的存摺,自郵局提取所有的存款後,雙雙遠走高飛了。

老媼除了驚愕與絕望以外,一無所有。只剩下茶館裡不滿五圓的商品,以及一些衣物。不過老媼若依舊把茶館開下去,理應不會流落街頭的。只是老媼已萬念俱灰。

她等了兩個月,盼望女兒會捎來訊息,卻以徒勞告終。她失去繼續活下去的精力。於是,想到死。她考慮了好幾個晚上,終於下定投河自殺的決心。如此,不但可以解脫難以忍受的絕望,也可儆戒女兒。她選擇了已住習慣的住家附近那座木橋,做為投河場所。老媼認為,自那橋上投河自殺的話,一定沒人會干擾她的。

某天夜晚,老媼終於佇立在那座橋上。她腦中不斷浮出迄今為止自己搶救過來的自殺者的臉孔,但那些臉孔,卻彷彿都掛著一副奇異的、嘲諷的笑容。不過,也多虧她看過無數的自殺者,所以已將自殺這種行為視為家常便飯,心裡不怎麼恐懼。於是,老媼神志恍惚地自欄杆滑落般地跳入河中。

當老媼不期然地回過神來時,只見四周圍著警員與一大堆看熱鬧的人。這些人都是她平日率領的集團,只是她的位置稍稍調換了一下而已。看熱鬧的人群中,甚至有人想不通警員的身邊怎麼不見往常一定在的老媼。

老媼以一種無以名狀的似羞恥,又似氣憤的不愉快感情,環視著四周。她意外地發現警員身邊那個往常自己應站立的位置,竟然站立個膚色黝黑的四十左右的男人。當她察覺正是那個男人搶救了自己時,憤恨得真想上前去揪打那個男人。老媼宛如剛舒舒服服地睡著了,竟又被狠狠地叫醒來般,怒火中燒。

那男人似乎絲毫未察覺老媼的心情,一昧地向警員說道:「若再晚了一步,恐怕就來不及了。」這是老媼往常經年累月向警員說的句子。口氣中,明顯地流露出救助了人命的自豪。

老媼發現自己衰老的肉體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中,趕緊拉攏胸口與下擺,心中卻熊熊燃燒著一把羞恥與憤恨的怒火。熟識的警員說道:「應該救人的妳怎麼變成讓別人來救妳?不行啊。」老媼充耳不聞地匆匆逃回自己的家。警員隨後進來,教誨了老媼幾句,這也是老媼早就聽過無數遍,聽都聽膩了的句子。此時,老媼又發現敞開著的門外,以那個四十男人為首,聚集了一群看熱鬧的人。老媼瘋狂地衝過去,猛烈地關上門。

那以後,老媼灰心沮喪地過著孤寂的日子。她甚至失去了自殺的意念。女兒好似也沒有歸家的徵兆。沉重如灰泥般的日子,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。

那根長竹竿,依舊擱立在老媼家的後門。不過,自此以後,就沒人再聽聞到從橋上投河自殺的人被搶救過來的消息了。

家紋倶楽部1200

2006-05-23

家紋倶楽部1200

京都西陣屋

2006-05-23

京都西陣屋


NPSカットラリー商会
 

齋王主役見学

2006-05-23

白拍子













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